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理论前沿

利益均衡与企业诚信 ——基于千家企业社会责任数据分析

发表日期:2016年07月15日 17:20 来源: 北京社会建设网

摘 要 导致结构转型期企业诚信问题的原因,涉及企业诚信供给不适应多元利益诉求以及企业权、责、利分离的现实与认知困境。深入推进企业诚信建设,需要尊重企业责任与利益一致性,建立合乎企业经济理性、兼顾“义”、“利”关系的企业诚信内外联动机制,加快实现多元利益均衡下企业诚信行为与盈利目的的统一。

关键词 企业诚信 利益博弈 企业社会责任

结合2015年上海千家企业文明单位社会责任报告分析发现,结构转型期企业诚信责任履行存在若干问题,面临企业诚信供给不适应多元利益诉求、企业责任与利益分离的两大困境。推进企业诚信建设,需要在多元利益博弈过程中,尊重企业权责利的统一,建立合乎企业经济理性、统一企业“义”与“利”关系的企业诚信内外联动机制,加快实现多元利益均衡下企业诚信行为与盈利目的的统一,为企业诚信责任履行提供长效利益驱动。

一、企业诚信建设的问题与困境

(一)企业诚信责任履行存在的问题

一是企业诚信缺失问题仍然突出,部分企业在追逐利益过程中存在失信情况。在1000份报告中,社会诚信责任指标评估等级为C或D的有一百余家企业。其中,在“守法诚信”指标评估中,等级为C或D的企业占18.7%;在“社会诚信形象”指标评估中,等级为C或D的企业占30.3%。

二是企业自身诚信管理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系统化、专业化水平都较低。其中,有三成企业未能在“报告预期与展望”部分详细说明企业诚信责任愿景及管理规划;企业内部诚信监督、激励与惩罚制度不健全,企业诚信信息披露机制建设存在不足;企业诚信管理组织机构建设滞后,诚信管理人员与管理资源匮乏,管理绩效较低,多达276家企业没有企业诚信管理机构、措施与路径的详细介绍。

(二)企业诚信建设的现实与认知困境

一是不成熟的信用制度与主体尚未适应日趋复杂的多元利益关系,造成企业诚信供给无法满足多元利益主体诚信需求的现实困境。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以行政指令和计划性契约为主的诚信约束手段,使企业诚信管理技术和第三方信用服务被长期忽视,企业诚信意识与契约观念淡漠。这种影响在计划经济时期并不突出,随着市场化转型推进、行政控制削弱,经济领域诚信缺失的现象日益显现。原因在于经济内生的诚信需求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多样性,过去极小社会流动性下小群体的特殊信任以及计划安排的非自愿信用活动已无法满足诚信发展的内在要求。同时,由于制度性基础设施尚不完备,企业尚未发展为成熟的信用主体,往往利用自身决策的主动性和比较信息优势采取机会主义行为,损害多元利益主体的利益。

二是将企业权、责、利人为分割,导致企业利益与企业责任、企业利益与利益相关者利益对立的认知困境。近年来相关理论研究往往从利益相关者的诉求和需要出发主张企业社会责任,忽视了企业权责利的一致性以及企业盈利本质决定的履行社会责任的内在要求。企业往往认为履行对利益相关者的社会责任是对企业自身利益做出牺牲,由此陷入企业盈利目标与其社会责任不兼容、企业利益与利益相关者利益二元对立的认知困境。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初期,企业面临成本压力过大,利润空间受挤压等问题,诚信往往成为企业生产经营中的“道德负担”,导致微观层面企业失信违约现象出现。

二、利益博弈中企业诚信决策的模式

(一)诚信决策均以企业权、责、利统一为前提

破解企业诚信建设困境,应当尊重企业责任与利益的一致性,促进企业权责利关系平衡。一方面,企业发展带来企业权力的扩张以及社会问题产生,就有可能带来对利益相关者利益的损害。要求企业在获得社会权力的同时,承担相应的责任。另一方面,企业只有在获取一定经济利益保证前提下,才有可能“补偿”对利益相关者利益的损害。并且,企业履行诚信责任与否,最终取决于其对于诚信行为需要付出的成本与为企业带来收益的比较。因此,需要培育符合经济发展需求且与现实经济利益一致的企业诚信,为诚信推进提供牢固的物质基础和动力来源。

(二)多元利益博弈中企业诚信行为决策模式

现实经济活动中企业是否愿意或自觉履行诚信责任,与企业对诚信决策选择的多元利益博弈密切相关。在假设没有中央政府监管情况下,企业与各利益相关者都是追求自身效用最大化的利益主体,其博弈过程会受多种因素影响,形成以下三种模式。

一是难以判断企业诚信行为与不诚信行为之间带来利润的差异。假设地方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对企业是否履行诚信责任不采取任何监管及制裁措施,大多数企业在道德约束下对各利益相关者履行应尽的诚信责任。此时,地方政府对企业的监管成本为0,且政府税收收入客观存在;员工得到企业对其承诺的权益保障以及合理利益诉求的兑现;社区、消费者、社会投资者、合作伙伴等利益相关者同企业之间实现诚信交易,非必要交易成本减少;社会监督成本为0,社会总收益达到最大。对于企业来说,由于诚信行为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资本拥有者的投资,以及消费者、社区等利益相关者的认可,其诚信成本得到一定程度的市场补偿。在这种模式下,各方利益自然也趋于“均衡”。但由于缺少对企业不诚信行为的监管和经济制裁,很难判断企业选择诚信行为带来的利润是否高于企业不诚信状态下产生的利润。不过,企业趋利动机是客观存在的,企业一般很难在道德约束下自觉履行诚信责任。

二是企业不诚信行为成本低于企业履行诚信责任成本。假设地方政府对企业失信行为不管制或者放松管制,社区、消费者、社会投资者等利益相关者的力量小而松散,没有能力对企业行为实施有效监督。此时,企业不诚信行为受到的经济制裁要低于企业履行诚信责任需要付出的成本,大多数企业为追求利润会选择不履行诚信责任。在这种模式下,企业显然获得更多利润,地方政府因管制成本降低以及税收收入增加得到更多收益。然而,企业失信行为无疑会损害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合理利益,造成社会非必要交易成本提高,社会总体损失增加,导致企业、地方政府与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益“不均衡”状态的出现。

三是企业诚信行为净收益高于不诚信净收益。地方政府加强对企业不诚信行为的监管和经济制裁,其他利益相关者借助政府的力量强化对企业的监督和经济制裁力度,并且提高对企业履行诚信责任付出成本的认可程度。当地方政府与其他利益相关者对企业失信行为的经济制裁力度以及对企业诚信成本的认可程度足够高时,企业的诚信成本就能够在市场中得到补偿,企业诚信行为带来的净收益将大于不诚信行为带来的净收益,企业往往会选择履行诚信责任。此时,虽然地方政府对企业的监管成本增加,但政府税收收入客观存在;社区、消费者等利益相关者的监督成本增加,但各自的合理利益诉求得到保障,社会非必要交易成本降低,社会总收益达到最大。在这种模式下,企业与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达到新的“均衡”。

以上三种利益博弈模式的分析表明:应加强地方政府对企业的监管和不诚信行为的经济制裁力度,提高社会对企业不诚信行为的监督能力、对企业诚信成本的市场认可度,培养企业自身的诚信责任投资意识。在这种情形下,企业将做出履行诚信责任的行为决策,以提高诚信行为的社会支持率来获取其资本价值意义。

三、建构企业诚信内外联动机制

对企业诚信问题深层次原因分析,可以找到破解诚信建设困境的路径。即:通过构建企业诚信内外联动机制,形成企业自律、政府监管、社会监督的机制和体制,为企业诚信责任履行提供长效利益驱动。

(一)企业履行诚信责任的内在动力机制

一是提升企业诚信责任竞争意识,将诚信责任纳入企业发展战略。诚信责任履行是企业提高竞争力和长期盈利能力的重要途径。企业应当加强自身的诚信责任竞争意识,主动影响公众对企业的整体印象和评价,优化企业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为其产品及服务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此外,要鼓励企业将诚信责任履行纳入战略管理系统,从战略高度提升企业诚信责任竞争力。

二是正确处理权、责、利关系,积极承担社会诚信责任。企业利益的获取以企业权力的存在为前提,而企业诚信行为的实施既是其权力,一定程度上亦是其责任和义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形成了企业产权的多样化,不同产权性质的企业,以及产权性质相同但是规模不同的企业,都应当树立正确的权责观,加强契约观念与诚信意识,积极履行社会诚信责任。

三是完善企业内部诚信管理体系,定期发布社会责任报告。企业应当对诚信责任实行项目化管理,并将信用评级评估、道德准则制定、社会责任报告纳入企业诚信管理目标中。同时,企业以定期发布社会责任报告的形式向社会公布企业诚信状况,真实、准确、及时、完整地告知与利益相关者有关的企业诚信数据,完善企业诚信信息披露机制。

(二)企业履行诚信责任的外部压力机制

一是优化制度安排,推进政策引导,为多元利益主体提供博弈与妥协的良好机制。通过修改及完善现行相关法律,为企业诚信数据的开放和实施提供法律依据,并对有失信行为以及未能提供真实数据的企业以“红黑榜”方式进行惩罚,使其转变为有效的经济利益制裁;通过出台相关政策如税收优惠政策等,激励并引导企业积极履行诚信责任,促进资本流动以及资源合理配置;通过建立稳定完善的诚信奖惩制度和激励机制,提高企业因诚信缺失行为所需付出的成本和代价;通过舆论的鼓励或谴责,形成促使企业承担诚信责任的良好社会风气。

二是推进社会组织建设,提升诚信管理专业化水平及社会监督能力。通过推进工会、职工代表大会等组织建设,强化企业诚信管理的员工参与机制,构建由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的管理模式;通过调研、培训、宣传等活动的开展,社会信用管理专业人才的培养,提升企业诚信责任管理的整体水平;通过建立行业自律监管体系,促进政府监管、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网络的形成和征信运作管理的市场化。

三是提高社会承担企业诚信成本能力,促进企业诚信责任社会投资。鼓励消费者等利益相关者在消费过程中更多地关注企业诚信状况,接纳诚信企业的产品和服务;通过社会对企业诚信责任的资金投入,使社会资本流入到诚信责任履行状况良好的企业,并过滤掉诚信缺失严重的企业,从而推动企业诚信的道德要求进入市场。

四是完善企业诚信责任评价指标体系,加快企业信用数据库建设。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社会责任报告制度与评价指标体系,形成有效的引导与监督机制,提高企业诚信建设的水平。同时,通过对企业信用数据的采集及评估,对企业信用进行相应的评分和评级,并发布企业信用报告,为企业诚信管理提供全面可靠的数据来源。

(作者:鲍宗豪,华东理工大学人文科学研究院教授;王晗,华东理工大学人文科学研究院博士生)

发稿人:qlw

转载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